当前位置 :
2018-04-10 10:06

伊朗的“天空之境”——日渐干涸的美丽盐湖

文章来源https://www.51g3.com.cn/pian/show-29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 1303

来自大不里士市的几名退休员工在乌鲁米耶湖的浅滩处趟行。随着湖水逐渐干涸,度假者能选择的余地越来越小。 摄影:NEWSHA TAVAKOLIAN, NATIONAL GEOGRAPHIC
阿塞拜疆人把乌鲁米耶湖称作“阿塞拜疆的绿松石”,该湖曾是中东地区紧随里海之后的第二大盐水湖,是鸟儿的避难所,是沐浴者的天堂。

Rahmanlu港能看到的只有闲置破败的建筑和遗弃的船只。在湖水丰沛的年代,排成长龙的汽车等待着驶上渡船,打算借助水道缩短从大不里士到奥鲁米耶的路程。 摄影:NEWSHA TAVAKOLIAN, NATIONAL GEOGRAPHIC
但从上世纪70年代初开始,大自然和人类将镶嵌在伊朗西北部的这块宝石胡乱铲挖,使其湖水面积在过去30年里锐减了80%。火烈鸟大快朵颐盐水虾的场景几乎绝迹,鹈鹕、白鹭和鸭的处境同样非常艰难,就连到乌鲁米耶湖享受养生浴的游客都少了许多。遗弃的码头、突堤随处可见,生锈的船只残骸半浸在盐水中,还有苍白、裸露的盐池道尽了此刻的凄凉。

伊朗国人对乌鲁米耶湖情有独钟,乐于来此沐浴度夏,世代如此,但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湖水面积锐减了80%,来这里的游客大幅减少。乌鲁米耶湖还因嗜盐细菌和藻类而变红,人们不禁担心,在该湖游水的日子还能持续多久。 摄影:NEWSHA TAVAKOLIAN, NATIONAL GEOGRAPHIC
  更不幸的是,狂风扫过湖床,把盐粒吹向农田,悄无声息的腐蚀着土壤。盐渍沙尘暴对人类的眼睛、皮肤和肺部造成损伤,百公里以外的大不里士市也因此将会受到影响,那里居住着150万人口。另外近年来,因为湖水中日益繁盛的藻类和细菌,乌鲁米耶湖的湖水已由松绿色变成了血红色,湖水的盐度比海水还高8倍。当阳光渗入水面,浅滩处会出现渐变的彩色。

这具游船残骸见证了乌鲁米耶湖靠近古什奇市的Bari旅游胜地的繁荣岁月。经过数年沉寂,这里又从商业开发入手,试图通过游泳池、台球桌和迷你动物园等新建设施来弥补湖水的缺失,以吸引人气,结果都是徒劳。 摄影:NEWSHA TAVAKOLIAN, NATIONAL GEOGRAPHIC
这个曾经人人向往的湖到底发生了什么?据科学家介绍,气候变化加剧了干旱,比往昔升高的夏日温度加速了湖水的蒸发。其实影响因素还有很多,工程师和水资源专家认为人为因素是最主要的,位于半干旱地区的乌鲁米耶湖遭到数以千计的非法水井的分流,除此之外,不断扩张的水坝灌溉项目也对乌鲁米耶湖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人们把支流的河水引向苹果、小麦和向日葵的种植地,使得乌鲁米耶湖水资源被过度使用。专家曾多次请求伊朗政府改变乌鲁米耶湖的开发策略,以免沦为咸海综合征的受害者,来自中亚的内陆海“咸海”正是因为过度开采而几近干涸消失。

来自Guvarchin Qaleh村的三个兄弟正在闲聊。 摄影:NEWSHA TAVAKOLIAN, NATIONAL GEOGRAPHIC
  科学家的呼声似乎传到了德黑兰。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承诺花费315亿元人民币来拯救乌鲁米耶湖,措施包括从大坝释放更多的水源,提高灌溉系统的效率,以及改成种植干旱作物。然而,承诺投入的资金出现了短缺,且阻挠项目进程的事件时有发生。与此同时,伊朗精神领袖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也收到了各方的请愿书,希望一切能正常推进,哪怕是寻求国际援助。

一大家人在乌鲁米耶湖的日落下走过。 摄影:NEWSHA TAVAKOLIAN, NATIONAL GEOGRAPHIC
  当然也有好的一面,近年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当地农民一起为乌鲁米耶湖开展可持续发展项目,以节约用水。另外,尽管美国和伊朗的关系一直持续紧张,但两国都许诺科学界的交流,希望能找到补充乌鲁米耶湖和犹他州大盐湖水体的方法,两者在面积和构造上都有相似之处。

来自Guvarchin Qaleh村的三个兄弟。 摄影:NEWSHA TAVAKOLIAN, NATIONAL GEOGRAPHIC

这片向日葵种植地上,部分花朵被塑料袋包裹,以免遭盐渍沙尘暴的侵袭,这种杀伤力巨大的沙尘暴来源于乌鲁米耶湖裸露的湖床。 摄影:NEWSHA TAVAKOLIAN, NATIONAL GEOGRAPHIC

Reza Manafzadeh在乌鲁米耶湖附近的果树农场工作,那里建立了新的灌溉系统,用油罐车从工厂运来废水,加以循环利用。“我很担心儿子的未来,如果伊朗各地都无水可用,那么他们一定会仇视自己的国家。”他说道。 摄影:NEWSHA TAVAKOLIAN, NATIONAL GEOGRAPHIC
当然也有好的一面,近年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当地农民一起为乌鲁米耶湖开展可持续发展项目,以节约用水。另外,尽管美国和伊朗的关系一直持续紧张,但两国都许诺科学界的交流,希望能找到补充乌鲁米耶湖和犹他州大盐湖水体的方法,两者在面积和构造上都有相似之处。

这是伊朗西阿塞拜疆省的Qalqachi村,人们收获着西红柿。在伊朗传统美食中,稠密的西红柿酱是常见的食材之一。 摄影:NEWSHA TAVAKOLIAN, NATIONAL GEOGRAPHIC

乌鲁米耶湖附近的羊群。 摄影:NEWSHA TAVAKOLIAN, NATIONAL GEOGRAPHIC

Qalqachi村小学的学生正在操场上玩耍。乌鲁米耶湖附近的很多村庄都因为干旱而人去楼空,这个小学也只剩下8名学生。 摄影:NEWSHA TAVAKOLIAN, NATIONAL GEOGRAPHIC

Qalqachi村的小学只剩下8名学生,而且都挤在同一个教室里。 摄影:NEWSHA TAVAKOLIAN, NATIONAL GEOGRAPHIC

Maohammad Azmodeh及其家人经营这家咖啡屋已有85年之久。15年前,这里生意兴隆,拥挤时连放咖啡杯的地方都没有,很多顾客不得不手捧着杯子。 摄影:NEWSHA TAVAKOLIAN, NATIONAL GEOGRAPHIC

奥鲁米耶自然历史博物馆的鸟类标本。 摄影:NEWSHA TAVAKOLIAN, NATIONAL GEOGRAPHIC

Guvarchin Qaleh村的现状。 摄影:NEWSHA TAVAKOLIAN, NATIONAL GEOGRAPHIC

两名女性在乌鲁米耶湖的红色湖水中沐浴。 摄影:NEWSHA TAVAKOLIAN, NATIONAL GEOGRAPHIC

  2016年,在美国科学院、工程学院和医学院共同发起的一个会议上,美国和伊朗两国的科学家分享了美国西部和伊朗相似的经历。多年来,两地都面临着人口增长、农业需求增长与环境持续干旱的困局;而政府官员却以气候变化和突发天气来搪塞公众。加利福尼亚大学尔湾校区的工程学教授Amir AghaKouchak出生于伊朗并在该国接受了教育,直到移民至加州。他认为,两地都遭受着大面积的干旱,而这一切都始于人们对水资源的榨取超出了可利用的限额。“如果我们不赶紧加以控制,未来的干旱只会引发更多更严峻的后果。”

转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撰文:KENNETH R. WEISS

阅读 1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