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2018-06-06 15:56

曾鸣:网络效应之后的成长,互联网发展之路

阅读 45

在过去的这二十年,互联网发展的第一个阶段,所有企业的价值源泉其实都是网络效应。网络效应最简单的概念,就是一个网络的价值和使用人数的平方成某种正比关系。也就是说使用的人越多,这个网络的价值越大,物流网络是这样的,通讯网络是这样,贸易网络也是这样。
所以今天所有互联网领先的企业,从淘宝、微信、谷歌到滴滴,其实都是基于网络效应产生的巨大的价值。但是毫无疑问,我们今天已经能够感受到简单的网络效应,已经无法再带动社会继续产生巨大的价值创新。流量为王之后,靠什么?我们需要新的游戏规则。那么这个游戏规则,我把他定义为一个新的词叫“协同效应”,强调这是一个比网络效应更深刻的,未来任何企业竞争的一个价值源泉。

网络效应、网络协同、协同效应
要理解“协同效应”这个词,首先要来讲解下网络效应、网络协同和协同网络。
我先定义一下协同效应是什么。协同效应的本质是相对于工业时代比较传统的、封闭的、线性的供应链管理体制,整个社会用一种多角色、大规模、实时的社会化协同的方式,基于网络来创造新的价值。这种价值创造,就是协同效应。过去两年,我一直在提智能商业,商业的未来就是智能商业。而智能商业有两个核心的组成部分,我把他叫做网络协同和数据智能。那么网络协同就是用社会化分工和合作的方法,它是一种新的创新机制,他创造的核心价值就是协同效应。
而它所形成的协同网络就是大家现在经常讲到的生态。我们一直在讲生态是未来最有价值的一种生存方式,平台是生态中最有价值的一个组织。但是什么是生态?其实以前一直没有人定义过。通过这两年的研究,我觉得所谓的生态,就是针对某一个特定商业目的的全新的社会化协同网络。所以网络协同是一种合作的机制,他产生的就是协同网络,而协同网络创造的价值,我把它定义为协同效应。大家所熟悉的网络效应,只是协同网络价值的第一阶段的简单要求。
未来网络要创造更大的价值,就要去创造更复杂的协同。所以简单总结一下,如果工业时代推崇的是规模经济,推崇的是大规模、标准化、流水线生产产生的低成本,那么互联网时代在过去的二十年,追求的是网络效应。但是在接下来的二十年,在智能商业的时代,真正的竞争将聚焦在什么样的企业,能够创造最大的协同效应,所以协同效应是大家需要去深刻理解的一个全新的竞争机制。

协同效应的价值
为什么说协同效应会创造如此大的价值?协同效应对于传统的规模效应而言是一个真正的降维打击。因为有三个根本性的特征决定了协同效应的价值:
第一,信息的分享从串联走向并联,传统的供应链信息是串联式的、单向的、1对N的线性的传播途径。但是互联网的技术,最核心的就是可以并发地处理海量的信息,让海量人群实时互动。这是这场技术革命在信息结构和沟通上带来的真正价值源泉。
第二,是一个相对封闭的供应链体系。因为传统的体系没有处理太复杂的事情,所以它一定要被简化,被标准化,那么就是一个相对封闭的体系,变成一个相对开放的体系。所以开放的理念在今天这个时代已经无所不在,同时非常重要的是从原来的传统控制和管理,走向分工、合作和协同。这个最大的价值,是一种网络化的协同,可以做到实时动态的全局优化,可以实现个性化、低成本、快速度等这一些维度的某种全新的价值组合。如果物流要再往前走,要做到10亿包裹,做到24小时抵达,必须改变运营方式。
第三,必须从传统管控模式走向一个更加快速的社会化协同模式。而所谓的骨干物流网,就是沉淀下来的那个共享的基础设施。共享的基础设施,让更多的人可以用社会化的方式协同,创造更大的价值。
第三次工业革命,由于信息技术的发展和管理技术的发展,形成了越来越复杂的科层制公司管理模式,但是过去几年,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发展的基础之上,生态成为未来智能商业最核心的组织形态。所有的传统产业,都会逐步转化、改造升级成智能生态。所以这是整个社会最大的一次经济变革,也是人类社会从工业文明走向智能商业文明的一次大飞跃。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协同效应的核心价值就在于打破了传统管理的规模不经济。大家都知道,当管理的人数从1000到1万,甚至走向10万的时候,管理的效率是急剧下降的。但是当我们未来会有1000万的快递物流人员的时候,我们到底用什么样的方式让他们发挥更大的价值,甚至当无人驾驶会取代人工的时候,人类创造力利用什么方式发挥出来?这些都是需要用新的方式去运营一个社会化的协同网络,而不再用传统的方法去管理。

什么是协同?
讲了这么多协同,大家可能会问到底什么是协同?简单来说,协同就是互动,就是连接,就是沟通。所有的合作基础都是基于沟通和协作,在这个意义上,互联网也是第一个可以作为双向和多方互动的技术,这个技术打开了社会化协作的全新的闸门。其实人类文明的发展,在过去的200年能取得这么大的成功,在过去的1万年可以从农业文明走向工业文明,再走向今天的智能文明,最核心的是人能够创造社会基础设施。
在这几亿年的演化过程中,人脑虽然进步很大,但是整体并没有太大的变革。但是人所创造的社会化合作机制,从最早的语言,到文化、法律,再到今天的互联网,我们实际上可以用更高的效率,在更大的范围去进行更深刻的、更有效的合作。
所以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不同企业的价值源泉也有所不同。你可以看到,像打车这个大家非常熟悉的应用,它虽然起来得非常快,有很好的一个网络效应。但是网络效应并不是一个全国的网络效应,它只局限于一个特定的城市。更重要的是,它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任务,只是打车,角色也非常简单,只有乘客和司机。互动也非常简单,就是下单,目的地、价格。所以对于这样一个简单的互动,网络就很难去成长、去扩张,因为它没有创造多少网络的协同效应,它只有一个简单的网络效应。
举一个现实生活中大家都能接触到的例子。在过去的十五年里面,淘宝上的角色是非常多的,有卖家、有买家、但是更多的是各种各样的社会化的服务商,提供信用、提供物流、提供支付,提供各种各样的支撑。所以这样多元角色的复杂互动,形成了一个非常复杂的协同网络,也带动了生态的急剧膨胀。
正是这样复杂的协同网络创造了巨大的协同效应,才有了今天淘宝的社会化价值。同时淘宝的发展,也进一步推动了类似支付宝和菜鸟这样的全球化协同网络的进一步发展。所以未来是一个更加大范围的社会化协同,因为我们把制造业、新的服务业、更广泛的一些玩家,都卷入到这样一个协同网络中来。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的协同网络开始涌现出来。

总结
随着一轮又一轮的技术变革,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再到AI、AR这些技术的发展,我们可以看到,技术改造传统行业,最本质的就是把传统工业时代的供应链管理,重构成基于互联网的网络协同,变成一种新型的社会化分工合作的关系。这是对传统工业时代管理模式的一个突破。毫无疑问,这是一条艰难漫长的道路。我们可以看到过去几年对产业互联网的跟踪,大家感兴趣的新物流、新零售、大健康、新制造,每一个传统行业转型升级成社会化的协同网络,都是一个艰难的重构过程。
怎么重构角色和关系?通过社会化协同创造新的价值?这是下一轮创新的难点也是关键。比如说最后一公里的网络会怎样形成?它会被谁所共享?谁最有机会建成?最后一公里的网络倒过来会对整个物流网络有什么样的影响?自动驾驶技术发展,又会对物流行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些技术变革,不仅仅是对其中一个环节、一个步骤的改变,它最终的趋势是推动整个产业从一个封闭的供应链体系走向一个开放的社会化协同体系。重点其实是在于怎样通过提升互动的广度、深度和密度,逐步创造更大的协同效应,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创造更大的企业价值。
新物流时代就是一个社会化的物流协同网络不断演化的过程,而智能骨干物流网是其中沉淀下来的一个社会化共享的基础设施,这是一个让人无比兴奋的新时代。希望整个物流行业在未来五年能够取得更大的进步,变得更加智能、更加协同。

转自:虎嗅网

阅读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