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2018-01-11 18:27

长空掠影:鸟儿们轻轻地飞来了

阅读 48

在冰岛东南部的约居萨尔洛恩冰川湖,一群北极燕鸥正在水下捕捉鲱鱼,两只北极贼鸥(中央黑色的“7”和从左边闯入的暗色水平线)试图偷走战利品。

一群北极燕鸥从冰岛的筑巢地飞走了。

西班牙的渔村罗塞斯附近,海鸥追着一艘船争食渔民丢弃的零碎鱼虾,形成梦幻般的华丽场景。

在巴塞罗那国际鸽赛上,鸽子被放在卡车上的笼子里。释放的一瞬间,画面十分壮观。

在冰岛约居萨尔洛恩冰川湖,一只北极燕鸥逆风飞行时,摆出了不同寻常的身姿。

如果鸟儿在天空留下飞行的痕迹,它会是什么样子?巴塞罗那的摄影师哈维·博乌为这个问题沉迷多年。他想,正如蛇游走过的沙地会留下蜿蜒的印痕,飞行的鸟儿身后也必会形成某种图式。当然,俗话说雁过无痕——至少肉眼是看不见的。现年38岁的博乌用过去五年时间致力于捕捉飞鸟转瞬即逝的身影轮廓,或者用他的话说,“使无形化为有形”。
首先他必须摆脱单纯的观察者角色。他说:“我以前就像个博物学者一样,去世界各地观看野生动物。”后来他开始探索新的摄影技法,以表达他对自然的热爱,并以人们前所未见的方式展现鸟类之美。
最终,他选择了用摄像机拍下视频、再从中提取高分辨率照片的工作方式。拍摄到飞行的鸟儿之后,博乌会挑选一段影片,把其中逐帧接续的画面合并成一整幅图像。他感觉这个过程与冲洗胶片有几分相似:他无法事先得知成品的效果。他说,当最终画面——带着狂想和超现实的色彩——开始浮现,那个时刻具有魔法般的魅力。
博乌把这个系列的拍摄创作称作“鸟图”。在此之前,他在巴塞罗那拿到了地质学和摄影专业的学位,在时装产业做过灯光师,还与人合伙开过一家从事后期制作的影像工作室。他说,如今的工作使他的爱好和专业结合起来。“它兼具技术、艺术、自然和挑战性。这种摄影与自然的连接正是我当初所寻找的。

冰岛的筑巢地附近,斯科加瀑布上空盘旋的暴风鹱留下拉链状的轨迹。

凤头麦鸡从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田野上空飞过,每年冬天,鸟儿们都会来此过冬。

每逢春季和夏季,上千只管鼻燕和大西洋角嘴海雀在冰岛的岩石悬崖上筑巢,也包括雷尼斯德兰格的这根玄武岩海蚀柱。

转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撰文:Catherine Zuckerman
摄影:Xavi Bou
(译者:王晓波、Sky4)

阅读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