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2018-01-09 19:23

吉尔吉斯斯坦疗养院:另类生活

阅读 26

在吉尔吉斯斯坦的奥罗拉疗养院,一名吉尔吉斯摔跤手准备先游泳,再去健身房锻炼。过去,奥罗拉疗养院只对苏联共产党精英开放。
摄影:MICHAL SOLARSKI

一名男子正在山上等人或是用餐,在这里可以俯瞰美丽的山谷,塔吉克斯坦的霍加奥比加姆疗养院就建在此处。这座庞大的野兽派风格的建筑坐落在吉萨尔山高处。Solarski说,当地人把这所疗养院所在的山称为神山,地下涌动着氡水。摄影:MICHAL SOLARSKI

约瑟夫•斯大林曾经说过,“花哨是苏联的最大特点”。多年来,这种具有讽刺意味的用词不当一直被人嘲笑,同时这又是对苏联这个陷入矛盾的政权的真实写照。因此,当我们看到苏联阵营境内那些疗养院不那么像“豪华度假村”,而是更像“受管制的健康水疗馆”时,也就不那么惊讶了。
这些建筑在规模和体量上都很庞大,它们最初是康复中心,为苏联工人提供休息和治疗。虽然这个强大的帝国在26年前就已经陨落,但时至今日,许多建筑仍保持着原样。走廊里隐约可见列宁和斯大林的雕像,野兽派建筑风格的柱子引人注目,而充满了伪未来主义感的健康项目依旧井然有序。
摄影师Michal Solarski一直对铁幕背后的疗养生活很有兴趣。他和另外7名摄影师、1名作家一起,创立了最新项目Infirmi。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可以更深入地了解这个奇异的世界。和那些纯粹为了娱乐目的打造的度假地不同,这些疗养院仍在吸引大批人群,因为这里有伪未来主义健康养生。
对于普通的西方人,疗养院无疑是一个“奇怪”的存在,但在Solarski看来,这里却带有古怪的熟悉感。这位出生于波兰的摄影师在苏联阵营长大,虽然他没有去过任何一个疗养院,但在拍摄照片时,他仍感到一种强烈的怀旧情绪。他听从了项目负责人的建议,去拍摄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两个国家。不过,位于黑海的克里米亚半岛唤起了他的记忆:孩提时,一位阿姨曾向他描述过疗养院的美。Solarski坦言:“我想对比我们俩的经历。”
Solarski在这些国家待了6个月,慢慢地拼凑出一个神秘世界。Solarski说:“这个项目的目的不仅仅是展示宏伟的建筑和如画的风景,还有这些地方的特色、非常规疗养法、传统治疗法,在西方文化中这些往往会被忽视。”
治疗中会用到灭菌灯,人们用这种灯杀死呼吸系统中的真菌和细菌;还有银箔套装,向身体各处发送电磁脉冲,帮助治疗肿胀的溃疡和慢性疼痛。这些设备看起来比科幻小说还要奇怪,但水疗中心的访客“坚信所有这些治疗都是有用的”。
这些建筑始建于20世纪20年代,直到苏联解体后才停工,建筑风格横跨新古典主义和野兽派,而内部设计则颇具传统色彩。长期以来,西方人一直对苏联时代的美学很着迷,而那些摇摇欲坠的疗养院的革新者们也很清楚这一点。
Solarski说:“在吉尔吉斯斯坦,他们真的想保留这些东西,就像过去那样。他们意识到了疗养院所具有的吸引力。他们可以把它卖给西方游客,它(和西方文化)不一样。”

在克里米亚的米什尔疗养院前,妇女们在观看日落。
摄影:MICHAL SOLARSKI

转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撰文:Alexandra Genova
(译者:Sky4)

阅读 26